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FUTUREAI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FUTUREAI 未来医疗
发私信给FUTUREAI
发送

对话讯飞医疗 CEO 陶晓东:三款产品和一个平台,未来要做基层全科助手

本文作者:FUTUREAI 2017-11-26 10:07
导语:2015 年的时候,科大讯飞开始着手 AI+医疗的产业布局。彼时,人工智能在医疗行业的战火已经弥散开来,赛道上的玩家也是跃跃欲试。 时至今日,两年的时间过去了,科大讯飞在前不久

2015 年的时候,科大讯飞开始着手 AI+医疗的产业布局。彼时,人工智能在医疗行业的战火已经弥散开来,赛道上的玩家也是跃跃欲试。

时至今日,两年的时间过去了,科大讯飞在前不久召开的 2017 年年度发布会上,正式向外界公布了其在医疗领域所取得的一些实质性成果。

两年的时间,科大讯飞交出了一份怎样的成绩单?

“3+1”的产品逻辑

“三款产品 + 一个平台”,这是科大讯飞在入局医疗行业两年以来交出的答卷。其中三个产品分别为智医助理、影像辅助诊断系统、语音电子病历产品;一个平台为人工智能辅助诊疗平台。

在此次医学分论坛上,智慧医疗事业部常务副总经理鹿晓亮就表示,人工智能辅助诊疗核心技术有三点:高精度语音识别,医学影像识别和医学自然语音理解。我们可以看到,这次发布会上的发布的几款医疗产品都分别对应着一个核心的技术点,语音识别之于语音电子病历,医学影像之于影像辅助诊断,深度学习之于智医助理。

智医助理

智医助理最近的高人气是因为它以超分数线96分的成绩,通过了2017临床执业医师综合笔试评测,成为全球首个通过国家临床执业医师综合笔试测试的机器人,这也让董事长刘庆峰将其放在了主论坛上进行宣布。

从实际应用层面来讲,智医助理所想要实现的目的是,基于深度学习技术,结合医学专业教材、临床指南和经典病例等资料,来辅助基层医生问诊,提出诊疗建议。鹿晓亮也在会上表示,参加这次医考是为了辅助诊疗系统做准备,不是为了考试而考试,所以关于应试的技巧是不能用进去的。

对话讯飞医疗 CEO 陶晓东:三款产品和一个平台,未来要做基层全科助手

“晓医”运用的是一套名为“语义张量”的方法,即针对医考需求,将包括医学本科教材、临床指南和经典病例等在内的海量资料录入,使其拥有庞大的医学知识库,做到“有的学”。此外,通过“关键点语义推理”“上下文语义推理”“证据链语义推理”等算法,提升机器的文字推理能力,让其“会解题、会思考”。

会上,在接受景智AI网采访时,智慧医疗事业部总经理陶晓东就表示,“晓医”已在北京301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安徽省立医院等全国近50家医院“上岗”。据301医院在今年6月反馈的数据,“晓医”每天的交互可以达到2000多次,服务六七百人次。

影像辅助诊断

科大讯飞的影像辅助诊断系统在今年8月的LUNA测评中上以平均召回率94.1%的检测效果刷新了世界纪录。而作为全国首家智慧医院的安徽省立医院许戈良院长曾表示,人工智能医学影像辅助诊断系统是由该院和科大讯飞在2016年6月合作的项目。当时,双方在安徽省卫计委的指导下就成立了“医学人工智能联合实验室”。

一年来,该系统通过学习68万张肺部CT影像资料,在该院CT室辅助医生诊断了约11000人次的CT影像资料,诊断准确率达94%,重点学习的领域为肺部CT、乳腺钼靶和心电影像,处理数量近4万人次。

语音电子病历

语音电子病历的应用自然不必赘言,因为智能语音技术是科大讯飞核心的竞争力所在。尤其是在方言处理以及语音转文字方面,走的比较靠前。鹿晓亮也在当天的论坛上展示了其在语音合成技术以及语音识别技术方面的进展:2006-2017年连续十二年蝉联国际语音合成大赛冠军,在六麦克风和双麦克风的词错误率对比上也领先对手。

为了智能语音项目更好地落地,讯飞也在和医院寻求合作。2016年6月21日,科大讯飞与安徽省立医院共建医学人工智能联合实验室宣布揭牌,共同推动智能语音与人工智能技术在医疗领域的应用探索。

去年,科大讯飞智慧医疗业务的第一款产品——“云医声”手机应用就已经在安徽省立等医院正式投入使用。

人工智能辅助诊疗平台

人工智能辅助诊疗平台由科大讯飞轮值总裁吴晓如发布。这个平台是基于上述的三款产品,意在为大医院、基层医院、体检机构和基层医疗机构提供人工智能辅助诊疗。现场,科大讯飞人工智能辅助诊疗平台连线至新疆皮山县人民医院,为当地的医生实时解决了辅助诊疗需求,并在短短数秒内给予反馈。

此前,科大讯飞与安徽省立医院共同合作的人工智能辅助诊疗中心已经投入运行,目前已接入全省50家医院,每日在线实时提供人工智能辅助诊疗服务。科大讯飞还与合肥滨湖医院合作,开发了合肥市市级人工智能辅助诊疗中心,为全市基层医院和医疗机构提供服务。

陶晓东在采访中表示,数据本身是不提供服务的,现阶段数据的提供者还是医院,“因为医院本身有很多数据,但是要把数据变成临床的实践,对医疗更有用的技术,绝大多数医院是没有这个能力的,必须要借助公司的能力去实现这个目标,这个是我们和医院合作的方式,也是数据的来源。”

面临的问题:模态、部位、病种

国内的 AI+医疗尚处起步阶段,虽然在这部分的前期布局上,科大讯飞已经迈出了足够理想的一步,但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不仅限于这一家公司,整个行业依旧面临着许多需要解决的问题。

相比面向 C 端的消费类行业,医疗行业特殊的地方在于,其技术壁垒和应用场景壁垒都要更高。

那么,科大讯飞在“AI+医疗”这片蓝海里,还有哪些需要解决的难题?

鹿晓亮在会上表示,AI+医疗在技术问题之外,医疗影像的自动识别有三个变量:模态、部位和病种。这三个变量交叉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在这个问题上,陶晓东也向景智AI网表示,不同的成像方式得到的图像不一样。但是医生不需要看图像,甚至不需要数据,医生想要的是和诊断和治疗相关的信息,但是目前我们会受到诊断方式的限制。

针对部位这一方面,他向我们举了一个很简单的例子,“用核磁去扫头部和心脏是完全两个概念,成像的方式不一样,头部是静止的。单病种的东西对影像科医生是没有用的,影像科的医生在看同一个CT图像的时候,不光要看到结节,还要看到其他可以在CT里面检测到的肺部疾病。”

“我们怎么样真正地帮助医生,这是更重要的。我们需要回归医学本质,最终所有的技术都要解决临床问题。模态、部位、病种这三个方面其实是说明了AI辅助诊断问题的复杂性,很少有哪家公司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最终还是需要整个行业进行合作。”

“基层全科医生是更值得去做的事情”

景智AI网了解到,国务院办公厅于2015印发《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指出:到2017年分级诊疗政策体系逐步完善,实现“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

“分级诊疗、双向转诊”政策非常重要,但核心问题是基层全科医生。如果基层全科医生不能够对患者进行有效的基本诊断与评估,那分级诊疗就可能成为一个形式化的东西,无法达到应有的效果。

以大医院支撑基层社区也会造成一个问题,大医院的医生都是专科医生,骨科的医生不会给患者看心脏病;其次,基层医生的水平较弱,培训医生需要很长的周期,而且国家也会承担很大负担,很难进行大规模组织。

陶晓东在采访中表示,讯飞医疗一直希望能够覆盖临床的诊断和治疗的流程。他认为,相对于专科医生,全科医生对中国来讲更加紧缺,从国家战略和医改痛点上而言,全科医生是更值得去做的一件事情。

当天现场,吴晓如也发布了“A.I.医疗公益计划”,在国家卫生计生委规划司、基层司的指导下,科大讯飞将利用人工智能在线辅助诊疗平台,为帮扶地区提供1000万人工智能诊疗服务,首批帮扶范围覆盖边疆、革命贫困老区、震后重建等10个区县。

“到2020年,每一个居民都要有家庭医生和动态的电子健康档案。家庭医生签约之后,仍然有大量的配套措施跟进,但是又没有那么多医生要做,这里面有一个非常大的缺失,怎么要去补足,不可能说一下培养出人数两倍的基层全科医生,如果现在基层全科医生每个人只能服务300人,那么我们是否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将服务范围扩大到3000人?虽然这是一个理想的状态,但这也是我选择基层全科医生的原因。”

陶晓东解释道,这也是为什么讯飞医疗要通过医师资格考试笔试的一大因素。

“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大的事情,通过资格考试就是向这个方向迈进了一步,无疑也给了我们更多的信心。”

声明:景智AI网尊重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稿件皆标注作者和来源;景智AI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景智AI网", 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景智AI网的追责;转载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者补充,有异议可投诉至:mailto:813501038@qq.com

分享: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