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FUTUREAI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FUTUREAI AI电影
发私信给FUTUREAI
发送

哪些人工智能电影最接近现实世界

本文作者:FUTUREAI 2018-11-20 14:42
导语:在 1982 年的电影《银翼杀手》的开幕镜头中,一个调查员不断向询问一名为 Leon 的机器人,旨在激发他的情绪反应。在电影中,同情心是区分人类与人工智能(AI)的一些特征之一。 当

正在加载播放器...

在 1982 年的电影《银翼杀手》的开幕镜头中,一个调查员不断向询问一名为 Leon 的机器人,旨在激发他的情绪反应。在电影中,同情心是区分人类与人工智能(AI)的一些特征之一。 当测试的问题进行到 Leon 的母亲身上时,Leon 站起来,掏出一支枪,并将调查员射杀。

对人类而言,这不是一个令人感到开心的结局,但当好莱坞刻画的人工智能,却很少是这样的结局。 编剧和导演们几十年来一直在银幕上将人工智能放在人类的对立面,而这些情节的科学合理性如何? 我们咨询了一组人工智能专家,并让他们评价 10 部人工智能的电影,我们根据真实程度顺序排列了这些电影。(危险,Will Robinson:前面有剧透。)

第10名:超能查派(2015年)

电影简介:

机器人警察战士通过一个程序员破解了真正的人工智能程序代码后,获得觉醒自我意识。

符合现实的部分:

Chappie “生来”就对世界及其周围环境有着基本的了解,但更多知识仍需通过经验来学习。虽然电影没能真实还原机器学习的过程,但对场景的描绘却非常准确。如今很多最先进的人工智能算法都会让机器人经历一个反复试错的过程。人工智能领域经典名著《人工智能:一种现代方法》一书的作者、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科学家 Stuart Russell 说:“电影中人工智能学习速度很快,这点是可能是比较真实的。”

偏离现实之处:

专家称这部电影有很多问题。

第一个问题,一个无赖程序员在自己的公寓中就写出了人工智能代码,专家认为这种突破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第一个真正的人工智能的诞生需要很多科学家的通力合作才有可能实现;

第二个问题,上传大脑意识,电影中主要背景是当时人类的意识能被提取出并在复制在芯片上——这部电影的主题,这是异想天开,完全是无稽之谈” Russell 说,“完全没有任何道理”。这个论点打击了未来主义者 Ray Kurzweil 经常鼓吹的观点,那就是有一天人们将能把意识上传到计算机当中,可以让我们实现永生。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专攻人工智能系统理论和应用的计算机科学家 Randy Goebel说:“Kurzweil 的观点是错的离谱。”

真实程度得分:1/10

第9名:人工智能(2001年)

电影简介:

一个小男孩身患重病,无药可治,不得不进入冬眠一样的冷冻状态,他的父母领养了一个机器人男孩 David,David 被编程为只懂得爱。

符合现实的部分:

在整个电影当中,由于程序设定,大卫对获得爱与被爱矢志不移,从未动摇或改变初衷。“这个机器人男孩希望被爱,如果当初就是以这个目的来设计这个机器人的,它就会通过自身的行为将这种渴求表现出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计算机科学家,正在从事人工智能的数学课题研究的 Marcus Hutter 说,“由于这个公司的目标是生产人工智能儿童,这一人工智能的行为表现就极具意义”。

偏离现实之处:

如同《超能查派》一样,电影中一队科学家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创造出了人工智能。“看到这些我实在不敢恭维,这不太现实,从开始设计到成型,仅仅用了18个月的时间,他们就成功制造了一个有意识的机器人” Hutter 说,“再有就是只设置一个按钮,按下就可以开启意识模块。”然后是大卫和他的亲人的如何融合到更广阔世界的社会生活中。 “我以为机器人在现实生活中被社会接受程序也太高了,现实社会中人们对人工智能的接受程度不会像电影中那么普遍。”Russell 说。

真实程度得分:3/10

第8名:银翼杀手(1982年)

电影简介:

在未来,人类基因工程技术可以制造出几乎与人类一模一样的有机生命人,但这些复制人只能存活4年并且不允许长存于世。

符合现实的部分:

通过机械选择有机人工智能机器,《银翼杀手》询问在实验室中能否制造出意识体。“我我怎么知道你是否有感觉?” Hutter 问道,“我没办法理解,就因为假设你和我构成成分相似,并且我有情绪来进行推断,”依据生物“构成成分相似”,复制者就能通过拥有混淆意识的方法来浑水摸鱼,他说道。

偏离现实之处:

专家们对 Ridley Scott 的批评性评论有些分歧。 Hutter 认为它是现实主义的“最不喜欢的”,而他的大多数同事都持有这种想法。  影中复制人能通过植入的全部的或部分的记忆来获得感知,就目前而言,尚无基因工程技术能够将复杂的记忆植入人类大脑。

真实程度得分:4/10

第7名:机械姬(2015年)

电影简介:

一名年轻的程序员获得了一次参观电脑天才 Nathan 别墅的机会,在这里他将对一个可能具有意识的人工智能机器人 Ava 进行图灵测试(设计测试机器是否有获取人类智慧的能力)。

符合现实的部分:

Nathan 不是突然“破解人工智能问题”。他不确定 Ava 是否真的具有意识;所以需要测试她。尽管 Hutter 认为电影在图灵测试的准确性刻画表现拙劣,但他还是称赞电影对复杂的意识的处置方法和并不夸张的动作场景设置。意识是所有这些电影中最大的主题之一,Hutter 认为,如果意识已经实现,它可能是先进的人工智能的一个新兴属性,而不是明确地编程或激活的东西:“一般来说,我会说, 如果我有一个足够复杂的系统…如果他们显示出来的行为,我们可以解释为人类的情绪,那么就有一个合理的推断,它有情感。“EX Machina 至少对主题复杂的处理方式很正确 – 需要测试的东西。

Russell 不太乐观,这样的测试是否真的需要。 “我不认为任何人都会破坏意识 – 至少不缺少一个重大的概念性突破,”他说。 “这不会来自编程; 它将来自我们所谈论的一个完整的哲学概念。“Russell 说,这个问题是,我们并没有弄清楚我们自己意识的起源,所以不能通过编程设计来确定意识。 “没有人在人工智能领域开发有意识的人工智能机器,因此我们没有什么理论基础可以支持继续开发,”他说。 “我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偏离现实之处:

我们再次看到“孤身奋战的天才”例子。 虽然 Nathan 运行着大规模的互联网公司,但是显然他的大部分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工作,都是在丛林中他的充满着高科技的房子中独自完成的。 这部电影对于Ava(也许)智能大脑背后的技术有着特别离谱的解释。 (这是有情可原的,因为我们不知道如何创建第一个人工智能。)在有问题的场景,Nathan 向 Caleb 展示她体内的各种硬件。 当他们进入大脑,Nathan 提到它不是硬件,而是“wetware”,也就是一个“生物组件”。 但这个 Ava 的智能背后的软件显然来自于通过互联网搜索中编译大量的数据。 搜索查询的数据如何转变为知觉意识的方法并没有解释任何细节。当 Nathan 非常激动的阐述在 Ava 的内外生殖系统背后的技术,其中缺乏的细节是特别令人惊讶的。

真实程度得分:5/10


人工智能范畴的科学 Will Caster 死后,他的认识被上传到量子核算机傍边,因此 Will 成为了国际上榜首个人工智能样本。

电影终究,Will Caster 的人工智能被约束在数码国际傍边,只能以核算机程序的形式存在。专家以为摆脱身体后的人工智能是自由且安全的。“一旦你拥有改动认识或大脑的才能你也能摆脱许多进化人工制品的约束,” Hutter 说,“我不以为他们会这么在乎要不要变得像人类相同。

对整个大脑进行上传下载的情节(参考《超能查派》)。

第5名:机械公敌(2004年)

在USR机器人公司的一名履行官(Alfred Lanning)被谋杀后,侦察 Del Spooner 怀疑行凶者就是这个公司出产的机器人。

在名单上的一切电影中,只有《机械公敌》强调了 Isaac Asimov 的机器人三大规律:1)机器人不得损伤一个人,或经过不作为允许人类受到损伤; 2)机器人有必要遵守人类宣布的指令,除非指令与榜首规律相冲突; 3)机器人有必要维护自己的存在,只要这种维护不与榜首或第二规律冲突。

此外,Spooner 的奥迪车是红色的。

在机器人的编程中添加「Zeroth规矩」或任何其他重写的指令必定会允许他们改动他们的行为并违反传统的机器人学三规律,但这并不能解说VIKI为什么一开端就违背「Zeroth规矩」。 一切的专家都快速指出,机器人不能改动他们的编程并且能够自发地开展新的议程的想法是纯粹的小说。 哈特说,编程到机器中的根本方针是“静态的”。“有数学理论证明一个彻底纯理性的以完结意图为方针的奸细没有动机改动自己的方针。

第4名:伟人:福宾计划(1970年)

为避免核战争而规划诞生的一个美国超级核算机伙同俄罗斯火伴,操控大多数国际核武器,他们他们以此来挟制人类,要人类抛弃操控整个社会,进而它们能够成为国际霸主。

在好莱坞,好像有一个误解,一台机器有必要取得爱情或自由毅力来敌对人类。但依据Russell的理论,“这是彻底不必要的。这是彻底非科学的。“超级核算机在这部电影是否有爱情是有争议的,但他们不需求是敌对人道。一切的机器需求是与咱们自己的希望相矛盾的编程。 “假如咱们不小心给这些机器的方针,他们会做咱们要求他们,但咱们或许不喜欢的成果,” Russell说。Hutter乃至说,他或许不介意被一个有爱情的机器统治。人类是贪婪的,并且倾向于追求自己的利益,即便牺牲他人,他说。一个彻底理性的核算机,具有远远超出咱们自己的才智,或许实际上能够为每个人发明一个更公正的社会。他赞同Colossus,当电影的定论,机器人说,“你会说你失掉了你的自由。自由是一种幻觉。你失掉的是让你自豪自豪的心情。

除了除了依托打卡进行核算的核算机胜过人类才智这一设定将有满足的核算才能来智胜和征服人道外,《伟人》没有太多过错。 在2001年的出版物中,核算机科学家Rodney Brooks指出,任何技能的开展都是以递增的步骤进行的。 假如咱们发明一个咱们无法操控的机器人,咱们很或许现已发明了许多咱们简直无法操控的机器人,或者咱们偶尔失掉操控的机器人。 他以为假如咱们到了失控机器人的时候会有许多征兆正告。 考虑到IBM的Watson核算渠道在打败它的人类对手Ken Jennings和Brad Rutter时,并不知晓它在参加《风险边缘》节目,人类好像还有一些时刻去面临人工智能的威胁。

第3名:机器管家(1999年)

一个机器人管家阅历了跨越几代人的时刻之后成为了实在的人类,终究乃至用实验室生长的人工器官替换他的机器零件。

在咱们的影片列表中,总算呈现了非暴力人工智能。 尽管它不是一个十分引人注意图故事,大多数专家都乐观,人类将能够和平与人工智能共存。 “至于精确性,没有任何令人愤怒的事情,” Goebel说。 “好莱坞描绘的惊骇或焦虑是有或许是最严峻的事情,被虐待。

Hutter说,像Andrew先进的机器人一心想成为人类的希望,这使人类有些太“以自我中心的”。像Transcendence,满足先进的机器能够认识到优点或其无机电路。 或许它缺少了电影的整个观念,但好像人工智能不太或许像Andrew相同聪明,Andrew以为变得软弱或易碎会更爱惜有有限的机会。 并且,和平常相同令人疑问,Andrew不可思议地达到心愿并意外地改写他的原始程序。

第二名:她(2013年)

刚刚离婚的作家(Theodore Twombly)在他的电脑上安装一个新的认识操作体系(Samantha),两人开端约会。

萨曼莎没有身体,但她的确有一个声响。向人们展现了人类被机器人吸引所带来的风险,这样做,而不需求将人工智能包装到人形框架。 Russell,特别是,正告规划类人的人工智能。 “人们会变得情感依恋,”他说。 “你不太或许把认识归因于一个灰色的盒子。 这是一个原因此且我以为这是一个十分糟糕的原因,假如有类人形机器人。 想象一下,关于一个正在生长中的孩子来说有多困难。

违背实际之处:

实在程度得分:8/10

电影简介:

契合实际部分:

HAL也坚持他的程序。 像《伟人》,HAL从来没有违背他的原始方针。 他一切的看似凶恶的行为都是由于他信任这是完结任务的最好办法。 使HAL成为一个坏人的原因,并不是一个生存天性或情感,而仅仅简略的编程,《2001》这部电影清楚地表明,具有认识并不是AI与人类敌对的必要条件。

参评专家称,之所以没有拿到满分是由于电影并没有解说“HAL 9000”是怎么作业的。专家称,鉴于现在没有人知道怎么发明出人工智能,没有解说总比糟糕含糊的科技能语更好一些。

<p color:#333333;font-size:16px;"="" style="overflow-wrap: break-word; font-family: "sans serif", tahoma, verdana, helvetica; font-size: 13.3333px; white-space: normal;">实在程度得分:9/10


声明:景智AI网尊重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稿件皆标注作者和来源;景智AI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景智AI网", 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景智AI网的追责;转载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者补充,有异议可投诉至:mailto:813501038@qq.com

分享: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