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浏览器,为了您的FUTUREAI账号安全和更好的产品体验,强烈建议使用更快更安全的浏览器
FUTUREAI 业界
发私信给FUTUREAI
发送

长城会创始人文厨举行新书《不东》发布会 忆GMIC十年历程 | 现场回顾

本文作者:FUTUREAI 2018-04-28 18:14
导语:《不东》,是不取真经不回东土大唐 周航:在座的各位大家下午好。大家可能觉得很奇怪,上一个论坛我还在台上,现在怎么又变成了一个主持。因为我是客串的。因为我是文厨的好朋

长城会创始人文厨举行新书《不东》发布会  忆GMIC十年历程 | 现场回顾

《不东》,是不取真经 不回东土大唐

周航:在座的各位大家下午好。大家可能觉得很奇怪,上一个论坛我还在台上,现在怎么又变成了一个主持。因为我是客串的。因为我是文厨的好朋友,文厨是这一段的核心目的是主要吹捧一下他,他不能自吹自擂,需要有人捧哏一下,所以他觉得我能够做到这一点。

我想文厨创业十年了也没有人捧过他。今天他有这样的恳求,我觉得情理之中也是应该帮一下他这个忙。所以我就欣然应允了。首先先请上真正的主持人——长城会创始人文厨先生。

文厨:大家好。

周航:请大家再次鼓掌,给文厨一点掌声,这是他十年的希望。

文厨:我觉得大家可以热烈一点,因为我现在不确定叫他航叔还是航哥。今天很给力,先帮我们在产品论坛上足足侃了50分钟,现在还到我们这儿真正站台一个小时。

周航:这个题目我之前看到很好奇,什么意思,因为大家知道文厨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才子,他很有才气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他经常造词,造概念。文厨,能不能给我讲一讲“不东”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东”?我们生活中没有这个词啊。

文厨:如果大家看到这句话的话,不取真经不回东土大唐。我想大家就明白了。其实这个词刚开始的时候,我是在日本莱阳的寺庙上看到的,应该是鉴真寺庙上的两个字。我当时就很纳闷,我还有百度搜了一下,百度里没有这个意思的,就是在我几年前看到这个字的时候百度里是没有意思的。我后来问我日本同事说大概翻译过来就是这个意思,就是不取真经,不回东土大唐。其实是一种坚持了,是一种精神吧。

周航:“不东”在日本就有这个词是吧?    

文厨:这个是既有的词,这个不是我造的,但是这个字是我写的。

周航:这句话里好像有一点点味道,好像要干一件伟大事情的决心的感觉一样,是吧?

文厨:我再帮你把这个流程顺一下。我找周航,找我们航叔来,是想把我们GMIC过去的十年一些故事讲给大家听,我和我的一些朋友们在过去的十年一起成长和一起周游列国的故事。所以接下来大家看到的这张图,叫2008年中日移动互联网高峰论坛。今天大家看到这个词的时候,肯定是没有印象了,但是这就是第一届GMIC。GMIC是从中日移动高峰论坛开始的,这是当时八位发起会员。大家留心看的话,照片中只有七位,还有一位大家可能还知道,是3D门户的张向东,他临时上厕所,所以错过了。所以关键时候不要上厕所,尤其在历史一刻。

十年前,中国还是日本移动互联网的学生,日本移动互联网i-mode创始人夏先生没听明白中国来客英文的意思,但被打动了

今天我很高兴,我的一个老朋友叫刘斌,他也来到了现场,下面我想请大家用最热烈的掌声帮我欢迎一下刘斌。

周航:刘斌,据说你是长城会首任会长是吧?

刘斌:对。很高兴认识大家。

文厨:刘斌做易查的时候,在日本是第一家,当时我们还在Freework,他是第一个把易查做到日本,并且做的很成功的企业家,当时也是我们学习的典范。所以这个例子说明我们为什么做中日互联网论坛。

刘斌:我第一次见到文厨,一看这个名字应该不是人名,是笔名,是文青,炒菜,炒什么菜呢?我比较喜欢交朋友,跟移动互联网的兄弟说去日本转一转,转完后回国,大家也没去过,我就组织大家去。我们到日本后,这张照片是我们的会议照,大家看着都比较商务。

我讲一个后面的小故事。长城会的年会当时有一张照片,我看了后印象特别深刻,几个兄弟,我和文厨,李晋级,林雨,我们在日本的台厂的一个船边上,这是去南极的一个船。我看了照片才想起来,我就想最近几年想去南极,我肯定不是看南极探险故事想出来的。我是脑子里有一些场景,当然就是想不起来,看到这张照片就想起来了。

中日移动互联网论坛只是第一次活动,这个活动在整个长城会过程中其实可能只是一个商务行动,但是它内心种下了种子,包括其实不断在生根发芽。

大家再看一下下一张图片。大家看这个风格,很多日本同志。在第一排坐着最左边戴眼镜的是 i-mode的创始人夏先生。做移动互联网的都知道 i-mode是行业标准。中间是软银的首席顾问,松本先生。在这之前,其实我们第一次见夏先生比较有意思,因为我那时候在易茶,跟他们有合作,他说见一个中国朋友,说办会,我说办会跟我有什么关系啊。他说你来了就知道了。然后文厨操着江苏味的英语,讲了半天。肖先生下面跟我说,意思没听明白,但是知道这个人特别想干事,特别想在跟日本人一起,两边友好,然后干点什么事,我听明白了。就是特别有热情。然后说,你给他解释一下,其实我们大家想促进交流,搞一个长城会,就在易茶办公室弄,想请您做一个日本的会长。最后夏先生也很高兴的答应了。我现在创业最大的经历,都是一次一次跟文厨这帮兄弟一次一次的回忆。我觉得长城会不是一个商务的平台,它肯定会有商务的行为,它更多的是朋友交心,交流的一个场所,它会成为大家在商业旅行中的一种生活方式。文厨就是这场人生旅行中的厨子,文化厨房。

文厨:请大家多担待,这是纯粹的真人秀,没有太多演练的。

是贵人,也是长城会见证的传奇,雷军 

文厨:我想这张照片大家都知道,我就直接来说了。雷总,这张照片是拍在在硅谷特斯拉汽车工厂门口。就是小米总裁林斌抓拍的一张照片。我为什么喜欢用这张照片,就是我怀念长城会的早期。雷总像今天这样的场合都不能够来到现场,太忙了,现在还在武汉做小米的新机发布会。但是那时候我们整整有一周时间在硅谷走访很多企业,雷总也帮助长城会去敲开一个一个大门。所以在长城会早期得到了雷很多指导,帮助以及他的时间。他有一次说过一句话,说,文厨,我现在在长城会所花的时间,远远超过YY。

周航:很多人不知道,雷总当过长城会董事长。

文厨:对,他做了我们长城会最早期的三年董事长。第一任是刘斌做了一年,早期的三年是雷总在做董事长。

雷总当时在YY的股票市值很高,他说我有5亿美金在YY,但是花的时间还不如在长城会的零头。所以我为什么很感慨呢,我的同事说是不是用传道,我说用传道不好,对我来说更多的是授业。在这里我只能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用这样的方式也感谢一下雷,我觉得是长城会早期能够给到更多帮助的。

周航:这张照片我看起来还有一点感慨,因为我现在在顺为工作的原因,也经常跟雷总有很多的交道,也看到了小米整个现在的高速成长,其实小米也是在移动互联网成长起来的全新的企业。通过刘斌见证了中国在移动上超越了日本,超越了美国。雷总以及小米看到了如何把握移动这波浪潮成就了一个千亿美金的公司。我觉得这个历史给了机遇,有这样伟大的企业家把握了这样的机遇,成就了一个伟大的公司,我看起来还是蛮感慨的。

文厨:我有时候会想,是不是雷总在我们长城会,是GMIC这十年最传奇的公司?  

周航:我觉得是吧,因为雷总又跟长城会有这么紧密的联系。

时代就是这样,如果能更好、更广阔的有机会看到这个世界真实的样子,你才会有机会去所谓的努力奋斗,才有机会成功  

文厨:接下来讲这位,我相信大家都知道,他叫傅盛。下面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邀请傅盛。

傅盛:大家好,我是移动猎豹的CEO傅盛。

文厨:我先做一下解读。其实长城会在过去十年,好多人会说,它其实有一个标签,是我自己也非常认同的,就是坚持全球化。因为从第一天中日两国的交流开始,到后来我们在全球办GMIC九站,确实我认为这是长城会第一天开始就坚持的东西。所以十年后的今天,我在回顾长城会的,尤其是GMIC的历史里,谁是我们出海的代表,我想到傅盛。GMIC九站傅盛可能跟我们参加过五站。是2013年、2015年?

傅盛:2015年。 

文厨:所以GMIC来我们引以为豪出海代表,你怎么看? 

傅盛:风口上都能飞起来的。我第一次听说文厨是雷总嘴里听说的,因为那时候雷总还没有创办小米,他说我投了一个人,这个人连英语都不懂,他要搞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后来我第一次见到文厨,听他上面还真用英语做了一段演讲。我想,这个人英语比我还差。还搞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我就拿这个励志的故事一遍遍教育我们的同事,说我们出海一定能赢。因为文厨都能做出这一摊事,我们凭什么不能赢?那一年几站当中,文厨非常不靠谱,我们坐火车走错车厢了,我们说坐火车去巴塞罗那,我们看这个火车越来越没有人,看就是我们几个人,包厢啊,想着还有几个小时到巴塞罗那。一看,怎么没人了,他们说不对,只有前面几节车厢到巴塞罗那。我们本来车厢坐在前面的,结果文厨老兄把我们带到后面了。我们就拖着箱子就往前跑,说能不能让火车等一下发车,我们怕错过这班车去不了巴塞罗那了。这可能和他的书名很像,文厨是一个思想极其跳跃的,开阔的人。

猎豹还投了长城会,我很焦虑,你一会儿写书,一回搞Gasa大学,但是反过来看,还真跟这个时代的脉搏走在一起,现在长城会十年有这样的基础,我觉得既是这个时代的几乎,也是文厨个人的特质,能够很好的结合。

文厨:谢谢股东。 

周航:你出海到底跟长城会有没有关系?今天说正面的。

傅盛:应该来说我们自己做出海这个决定,倒不是因为长城会,这得说实话。

周航:它有帮助吗?

傅盛:后期等我们开始的时候,那一年跟他跑了好几站。所以我觉得文厨的帮助,在于说,我觉得还是在一起能够互相的打开认知。我们当时在印度搞过发布会,后来跑到法国做过一次会议。尤其有一次去以色列还见了佩雷斯。

这个时代就是这样,如果能更好,更广阔的有机会看到这个世界真实的样子,你才会有机会去所谓的努力奋斗,才有机会成功。所以我觉得这点上,我觉得长城会还是给我们,包括很多企业有这样的一个机会。 

文厨:以热烈的掌声感谢我的股东朋友。  

傅盛:谢谢大家。

周航:我觉得这一环节我还挺有感触的,因为我第一次参加GMIC会,我觉得当时还没有人在这么大的地方办这种规模的会。像2010年我是第一次参加,然后还请了全球特别牛的人。我当时的感触这人真了不起,谁有这么大能量能办这样的会,能把这样的人请来。后来我跟文厨也去过日本、台湾几站。当时觉得这个人还敢到全世界办会。我觉得这个好像当时在来看,能够把全世界办进中国已经很不容易了。后来还能够把中国的企业带到海外去,全世界办会,我觉得还能忽悠这么多的人也挺了不起的。刚才傅盛说的我也挺受感触的,就是尽管人不太靠谱,但是在一个大时代,做足够伟大的事情,其实也能很有成就。就是看来一个人成就跟人本身靠不靠谱的相关性不是很大,只要你敢做大梦,敢做大事,这都是可以的。

2013年GMIC,

马化腾也只是意识到他上船了,但是只是站票

文厨:今天的主题叫“不东”,我们可以叫“不靠”嘛。

这个要说一下,我们腾讯的马化腾大家都认识。因为马化腾帮助了GMIC在关键的节点上的一个奠定它的行业的地位。因为做一个行业会议,行业领袖亲自站台,并且付出时间和心血,腾讯也是长城会战略投资人。我为什么用这张图,是因为他第一次在GMIC会上讲微信,非常谦虚的说,他们有了微信以后,说终于拿到了一张在船上的站票。大家回忆一下,就是那个时候大家都说谁上船了,马化腾也只是意识到他上船了,但是只是站票。的今天有一个说法,大家都知道,说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到微信互联网,所以很显然这不是一张站票。所以在当时的情况下,我记得他在当时的舞台上,他说了微信永远不收费。第一次说我们希望把微信做成真正的世界级的社交平台。这个都是在2013年,这个照片是2013年,我看背景就能看清楚是2013年的照片。所以今天借这个机会感谢一下帮助GMIC在过去十年的腾讯马化腾。 

这张我要显摆一下,就是第一个被称为,把一款产品做到十亿用户的产品经理张小龙。这是我和张小龙最近的一张合照,我没有用他以前的合照。今天微信的日活已经过了10亿。所以在长城会GMIC这个平台里,就像刚才我们有出海的代表傅盛这样的企业,当然也有像雷总把小米这样一个传奇的故事,因为长城会比小米早嘛,这样一个传奇的企业,我们见证了,我觉得GMIC是非常的幸运的,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去见证中国这些最优秀的企业,以及移动互联网这些可谓时代代表的企业的成长和发展。

这张你应该在里面吧?

周航:太小,我应该档次不够吧。    

文厨:这是闭门会的合照,我用的是2014年的,是最齐的一次。其实我今天看这样的照片,还是有一些感慨的。就是在2014年我们可以把基本上中国的、美国的、印度的,BAT,小扎当年参加的我们在硅谷的闭门会,当然这张是最全的。回忆从刚开始的时候到这张,我觉得GMIC还是非常欣慰的,就是说之前的连接,我们是非常非常难,就是从刘斌我们去日本开始,后来到硅谷。这张照片我想说GMIC有幸连接这个时代里这些数字英雄们,还是很开心的。

周航:你是开心的,人家开不开心就不知道。  

文厨:我觉得他们也是开心的,看笑容。

接下来到我们航叔比较擅长的了。

“不投”,无为而为

涮火锅里的独角兽猎场,发生在印度的‘不投’往事与三支基金

周航:“不投”这是什么意思?

 文厨:字写的不错吧?

周航:这在互联网圈里写的算好的。

文厨: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周航:跟投资有关吧。

文厨:我们都彩排过,你怎么不知道呢?

周航:你不靠谱,万一又改了呢?

文厨:不改了。就是我发现以前一些无心插柳结果柳成荫了,不投而投。

周航:给我们看看,哪些不想投,实际上又有大成就的。

文厨:好,请上我的一位战友,荔枝创始人赖奕龙。

赖奕龙:我跟文厨的关系不一般,所以把我放在马化腾和张小龙的后面上台,证明关系不一般。我早期是跟文厨一起在很早期的时候做移动互联网,然后成了炮灰,然后到今天还幸存的一波。因为在场的有很多曾经成为炮灰,重新又进这个场的一些,给自己点掌声吧。我看到像刘斌这些都,第一排坐的很多也是。 

我们在2000年、2001年开始做移动互联网,其实移动互联网真正起来是2010年,我们早了十年。所以我们非常感慨,投资这块你来讲是吧? 

文厨:行,我们也没彩排过。我本来和他,荔枝是多少年了?

赖奕龙:四年。 

文厨:荔枝之前呢?

赖奕龙:183是2010年。

文厨:到现在八年。长城会是2008年,我们还早两年。因为之前都是创业伙伴,后来他去做荔枝,我去做长城会了。有一次我聊天喝酒,其实跟他还是基本喝茶为多,基本还是文艺青年范。说这么要求,你的公司给我一点,我的公司给你一点,我们交换一下。

赖奕龙:不是我们说好,你很英明,发现我们很有前途,要投我们吗?怎么把这个版本都变了。

文厨:我看这个事情差不多都遗忘了,时间蛮久远的了。直到最近有一次,好像是在日本还是在硅谷我都忘了,说我最近公司在做融资,说这次要融五千万美金。我说你这个小平台要这么多钱干吗,不要骗人钱,我还特别劝你一下。后来没过多久就宣布了,说5千万美金融资成功。我还为他高兴,说别乱花,因为我们很熟。后来这次去以色列,跑过来说,文厨,你知道吗,我们现在的月收接近一个亿了吧。还是说的含糊一点,不能说的太实在。我说,啊?那是什么状况,难不成也是独角兽?他说早过了独角兽了。他也让我无疑成为投了独角兽天使投资人了。是不是“不投”?

赖奕龙:其实小鹏汽车是文厨真正投中的独角兽,真正的天使投资。

文厨:这张照片是我特别喜欢的一张照片,这是我在硅谷家的后院的小花园,我平时是两边跑,是硅谷和北京两边跑。每到暑假的时候是我最开心的时候,为啥呢?我发现我们很多的朋友都会带着孩子上夏令营,或者借暑假机会去硅谷考察学习,我家里的火锅是自做的,所以特别受追捧,几乎我的很多朋友们都会来我家涮火锅。小鹏被领导临时抓走了,所以我本来想把小鹏叫上来。像这样的故事,就是作为一个涮友,有时候就是这样,我记得小鹏两年多前说小鹏汽车的投资,我说我也参与一下,我记得当时傅盛也在,当时应该说朋友最高是50万人民币的份额。周航你是不是?

周航:我不是。

文厨:我好多朋友都是,所以你还是要多到我家多涮涮火锅,多来GMIC参加参加会。

周航:是是是。

文厨:傅盛据说投了30万,看我投了50万,很显然还是不够商人。我确实很开心的看到小鹏汽车能够成为这样一个代表性的企业,今天的大会也能看到在方方面面,包括展区,包括整个大会它也确实给予了GMIC非常大的支持。我们也希望小鹏汽车不仅仅是GMIC的舞台上的一颗星,也是整个汽车产业的,世界汽车产业的一颗明星。因为我也是因为这样的一个无心的投资,无为而为。谢谢大家。

这个你认识吗,周航?

周航:这个印度的包头大哥,你介绍吧。

文厨:这个照片上第一位就是印度的Fleedbug的CEO,这是一个印度的80后。他叫萨其姆,他来GMIC的时候跟我说过,他说他认为中国市场和印度市场是五年的差距,所以他每年都来GMIC学习。而且第一次来学习的时候就跟我说GMIC做的真好,说可不可以投一下我们公司,说这个平台想投一下。他说我以前是亚马逊印度的经理,我自己在印度做了一个购书网站,刚刚开始,说你们可以做点投资。我说我要投你的话,需要多少钱?他说我们估值大概在1亿美金。我说我得卖多少张门票才能投你啊。所以这个故事到了第二年的时候就变成了10亿美金。他开始跟我开玩笑,说你还是可以投一点我们。到第三年来的时候是一百亿美金。还跟我开玩笑,说还可以投我们。从此我就不理他了。

下一位是叫Petam的CEO,他被称为印度的马云,就是印度的支付宝。因为马云投了他6亿美金。而这个故事跟GMIC直接相关,他应该是早期的时候每年都来GMIC,跟前面那个故事一样的,有一次他来了以后看到舞台上的演讲嘉宾,这个人就是阿里巴巴的CEO王坚,他非常非常崇拜这个人。他说这个人这么有思想的,说我想认识他。作为主办方来说,一个印度来的想见嘉宾,我们介绍还是很顺的。王坚很给力,他直接介绍给了马云。后来说,文厨,你知道吗,这就像做梦一样,马云直接给了我6亿美金。因为那时候正好时间撞上了,阿里巴巴要做印度布局,而且这个人也想做支付。所以这个人现在是印度的马云,是非常受追捧的马云。所以他后来说,文厨,我应该送点股票给你。当然这个事情我觉得我们做了一点贡献,但是还没到送股票的程度。还是天时地利人和,还是他本身的条件造成的。但是印度的大会他每次必到,现在印度每年也是五千人,是最大的会议。他说因为我在GMIC受益,希望我这样的故事在印度的创业者中同样受益。所以说愿意为国家的这个平台站台,所以希望印度的GMIC越开越好。当然了,虽然“不投”,最最优秀的一些印度公司我错过了,但是接下来我想请一下这位印度的朋友,叫为撒。

航叔,这个环节就交给你了,因为我的英语不好。

周航:赶紧吧,我其实应该到下面给你鼓掌。

文厨:这位是我印度的投资合伙人,他在管印度的投资。因为在印度的一个会上特别隆重推荐了他,后来才有了我们投资他。你可以介绍一下背景,我们怎么投资你的。

为撒:我觉得我很高兴来到今天的GMIC,为什么?因为GMIC的故事真的很丰富。文厨刚刚讲的故事,他们第一次来GMIC,觉得来GMIC特别帮助行业,还有了解投资,还有了解行业。所以我们第一次去印度的时候,特别特别想帮助我们推进GMIC。因为他们觉得文厨的这个故事,每个人来一次GMIC,这是非常好的一个。每次他们想推进这个大会。我们2015年建BCU,他也一个联合创始人,他的公司是一个游戏公司,他跟我们的一个朋友,我们去聊的时候,觉得非常好的,我们当时跟他聊投资的事情,我们还很高兴他的公司现在变得很大了,他也常常来中国这边学习市场,还有产品。所以我觉得还是GMIC的故事还是特别丰富的一个故事,还是感谢文厨。

文厨:因为为撒可能我们在座的不是太清楚,他其实之前就是一个优秀创业者,是印度最大游戏公司的创始人,他一亿美金,在几年前,四五年前就卖给了迪斯尼,所以他是印度早期的创业者。后来来到印度GMIC大会时我们遇到了他,他突然说,文厨,我现在准备新创业了。说要开始一个新的事业。我说要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们要投你。当时我们的基金刚刚起步,所以我们后来投了他。他我们目前为止在印度最大一笔的投资,很惭愧,告诉大家,90万美金。但是确实今天他们发展很好,是印度最优秀的一批公司之一。我想借此机会也请为撒介绍一下这个公司以及你个人的一些情况。

为撒:我们接下来会进行更多的合作,要感谢文厨,在座的各位我们携手合作,来使得我们的合作更加的紧密。   

文厨:我们下一个环节是我们阶段性的总结了一下,我们在“不投”的探索的路上,接下来我们想把我们阶段性的总结呈现出来,我想有请和君资本的何林先生,李侃和白瑞德来到舞台上。

我们今年把这三位请上来,其实是解决“不投”的系统化问题。发现“不投”还是要阶段性的总结一下,毕竟十年了,GMIC这十年。所以我们有请李侃吧。

李侃:谢谢航哥,谢谢文厨,这么好的机会。其实我们雨林资本缘起于一次旅行,我们去亚马逊,回想到整个GMIC这么好的资源,想当年错过了滴滴,错过了很多好的项目,但是到了两年前,像文厨讲的,因为投了小鹏汽车,投了荔枝,好的项目我们不再失去了,我们真正雨林的计划就是成立起来了,这个其实是我们最开心的一件事情。就是从天使期,到成长期,到中后期都进行了积极的布局。而且开心的事情是我们基金在搭建过程之中受到了北京市政府,前海政府,青岛政府,包括像中金这样有实力的资本行业的龙头的青睐,跟我们一起形成一个坚强的联盟。今天也非常开心,我们邀请了和君资本的何林先生,来跟我们做一二级联动基金。我想请何总讲讲。

何林:谢谢李总。今天参加这个盛会印象非常深刻。长城会GMIC做了十年,做到这样的规模,确实非常的令人震撼。我们作为专业的基金管理人,我们希望帮助长城会和长城会一起把我们对会员的服务和我们长城会的资源整合起来,为会员提供更好的服务。这个更好的服务我们管它叫赋能,我们希望为我们的会员,为我们的市场提供一定的基金帮助,使得把我们的资金利用起来。这个基金现在叫长河诚俊基金,我们是这个基金的管理人。我们这个基金得到了中金,中信资本等等专业机构的关注和参与,也有很多地方政府很关注我们的基金。我们相信在大家的帮助下,我们一定尽快的把资金做起来,为我们长城会会员和长城会的发展提供服务。

文厨:好。白瑞德是我们美国的合伙人,终于也阶段性的到了他希望花更多的时间投身投资的这件事情上了,所以今天他也想借此机会分享一下关于投资的事情。

白瑞德:大家好,我是白瑞德。我是长城会的联合创始人。我负责我们的早期风险投资基金,我们投资有硅谷,中国,印度和以色列的AI初创公司。我们的LP包括沈南鹏,还有易到用车的周航等等。我们已经投资了30多家公司,包括小鹏汽车。还有一些在硅谷的公司。

周航:三个机构跟你都是什么关系?

文厨:一个是直接的天使,成长期,中后期,一二级市场。

周航:文厨不投就不投,一投就搞出三只基金来。

GASA  大学之大,“科学复兴”

科学家说,十年是一个很小的单位

文厨:接下来的事情是我最擅长的不学。无用即用,不学而学。我正在做跟科学有一点点关系的事情,在进行之前我想让航叔稍微休息一下,所以我们先看一个视频。 

文厨:谢谢。我想大家多多少少知道GASA,这个还是一个老的片子,我们在去年初的时候拍的一个片子,是在硅谷那一段的片子,那时候还叫GASA,现在我们有一个名字,叫高山大学。高山和GASA谐音,有人跟我说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我们还利用它的另外一个意思,就是攀登科学高峰。

三年前我进行了一个穿越千年的经历,我记得那段时间我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就是我想找到这个世界上十位不同领域的80岁的老人聊聊天。因为我是办会的有机会让我去到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方,我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这样一位长者,像左上角的是TED创始人,这个是星云大师,他今年应该92岁了,还有佩雷斯,这边是诗人余光中老师,那年他89岁。我有时候还是挺感慨的,今天看到这张图片的,有两位长者已经过世了,可能我今天想有这样的机会也不会有了。包括我知道星云大师的身体最近也不是很好。但是他们给了我一个什么东西呢,我觉得我非常的感恩,如果不是三年前开始穿越千年,把他们年龄相加3千岁,让我思考正在根据的工作,人生,生活的时候,我不会找到下面这件事情,科学复兴。

就是这样一个事情,我以前的假设是不是正确的,我们这群人,包括周航和刚才上来的这样一群中国最优秀的创业者们,他们是不是已经足够优秀了,而且是不是已经足够幸运了?他们确实也是足够优秀,也是足够幸运了。移动互联网这十年的蓬勃发展,他们甚至于在财富故事里都是爆炸性的,像猎豹在GMIC大会上看看到的时候是刚起步。这些人在这个时代蓬勃发展的时候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但是在另外一个地方我看到另外一个,就是我发现他们还是很焦虑。他们很多人是我的朋友,我觉得也挺自豪的。但是我发现他们这种焦虑的时候,我也在思考深层的问题,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

所以我找到了两个逻辑,一个逻辑是想一个问题如果想的很短的话,你的每一件事情都是面临着一个又一个的焦虑,所以这时候我发现了科学家,因为我有机会,我周游列国,所以我为什么我最开心的并不是GMIC这一年大会又让我挣了多少作用钱,而是开心的是有这样的机会周游列国,认识这么多人,领略不同的思想,见到不同的风景。

我觉得科学家是很好的思维,我觉得他们想问题很远。我们这个计划实验室是按照30年来做计划的。开玩笑,说做计划按30年做的。而这个事情跟科学家聊天的时候,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他们认为十年是一个小的时间段。科学家做研究和很多事情的时候,他会告诉你十年是他们这个阶段小的目标,他会有一个很大的跨度来思考这个问题,所以这个是我想到的有用,所以我的这些朋友们可能是有用的。

然后我带着我的这样朋友们尝试者跟科学家交流,事实上他们感受到了,他们认为是有一定的借鉴意义的。而且他们认为也是有益的,长短结合。这个时候对于我说,我非常的幸运,就是你发现你的人生仿佛是有不停的有人搭手。

我很幸运的搭手到了霍金教授,因为大家知道,在这样的场合我觉得我非常非常的怀念霍金教授,我去年有了一个机会,就是和他在一起,因为有下午时间,和他交流了一下午,在去年GMIC大会上给我们录了一个有关人工智能的视频。乔布斯说过一句话,他愿意用一身的财富交换苏格拉底的一次下午茶。我就是这样的,他用整整五六个小时的时间帮我录的这个视频,我觉得这个用我毕生的财富去交换,我都愿意。这是霍金教授帮我们翻的“科学复兴”。他说这个相当于一个新时代科学的节点,人工智能也罢,新空间探索也罢,说可以把它看做是科学复兴。包括在他的微博上也写了这句话。

因为这个事情我还专门开车去中国四大书院,这是在四大书院门口拍下的宝贵照片,我现在告诉大家我也不会再做这件事情了。而且也是很难得的,我在四大书院门口没有看到一个游人,请注意,这个书院没有人。因为我为了拍这张照片等半天才有一个人过来,或者找到工作人员帮我拍的这张照片,我把集邮,中国的四个省,至少在三个省,四个城市,是几千公里,我开车到达的这些地方,我现在觉得这个我也挺珍惜的。

我就在思考这个事情,科学复兴到底还有没有其他的意义?我觉得有及如果我在一路上看到很多,其实我们比如说空气的情况,我觉得一路,包括雾霾的情况,包括我有时候会感受到环境的一些变化,可能在这个路上是感受得到的。我到书院发现这个书院是没有人的,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对我是很震撼的。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原因,我说那就试一试吧,反正每年我可以和30个同学一起去周游列国,一起去用这样的方式探索科学。时间很赶。

周航:赶紧的。

文厨:讲到我的同学们,因为我的同学们要上台跟我一起解读这个故事。所以我先有请的是吴芳华。现在这个阶段我觉得周航你应该更清楚了。  

吴芳华:大家现在都在讲文厨有多么不靠谱,但是我觉得他特别靠谱。我给大家讲两个小故事我为什么觉得他很靠谱。长城会是我们的投资人,在投资我们的过程中我特别奇怪,我当时觉得他们特别想投我们,我们说我们不要钱。而且当时也跟文厨没见过面,说就要投,虽然投的钱也不算太多,我觉得很奇怪,还有这么神奇的投资人,面都没见过,就通过电话。当时投我们,虽然这个投资行为不靠谱,但是投的是我们,我觉得这个还是挺靠谱的。

第二次我们见面的时候是在长城会北京办公室,当时投完后说过来聊一下。当时聊的都不是主要业务,聊的是我们要办一个GASA大学,有多少多少优秀学生,能够去美国,以色列各个国家,可以和优秀的企业家和科学家们学习。跟我们讲,去硅谷的时候会有Facebook的扎克伯克,会有特斯拉的马斯克。我一听这个事情很好,那得去。后来去了以后,这些人都没见到。虽然觉得这个事情不太靠谱,但是整个GASA学下来之后,我们在这里流行一句话,就是虚实结合,就是有理论的科学家,也有实战的企业家。我们在经历了硅谷,后来我们在北京和李开复老师,跟滴滴的程维,以及到以色列学习,整个学习下来,我觉得整个团队在GASA做的事情太靠谱了。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幸跟这些优秀的人变成了同学。我觉得能认识很多同学,这个行为很靠谱。所以我觉得GASA这个行为非常非常靠谱。

文厨:谢谢。我们还有一位学员,因为芳华是80后优秀学员代表,今天还有一位跨界的同学,我们热烈的掌声有请海泉。

海泉:你的粉丝真的很多,留到现在还没走,而且还没睡着,绝对是文厨的铁粉。

文厨:谢谢。

海泉:我发现翻译成高山特别适合,翻译成高山仰止。另外每个人都向往高山,都在攀爬中,虽然没有终点。但是在过程中我讲一下参加GASA的感受。我记得上次跟文厨同台的时候是在以色列GMIC大会上,我们两个人都有各自一段时间去做交流,所以参加GASA是很难得的经历,它不仅仅像现在流行的所谓的社群营销,或者游学经济,它更重要的还是要建立一个能够做知识分享的体系,能够吸纳更多全球的有识之士来互动学习,这个还是挺难得的一次机会。所以我自己的工作档期原因错过了很多GASA旅程,我希望说个人觉得,希望能够有参与更多的机会。另外,这种学习其实所谓的深度学习,我印象还是很深刻,那时候我在以色列傍晚的时候,那次的同学们做一次深入的互动分享,我收获挺大的,无论我反思自己的投资思路,还有应奇讲自己创业的理念。所以大家有机会的话还是多了解GASA的故事。

文厨:谢谢。下面有请俞敏洪老师。我跟俞老师穿的一样,都是高山大学的校服。 

俞敏洪:我昨天才穿上高山大学的校服。现在年纪大了对学习越来越感兴趣,尽管我知道学习不能再改变我的人生了。但是学习很重要,有时候使你有更多的想法,像昨天我听了一堂量子计算的课,量子力学,量子计算。还从科学的角度看美学,今天早上人工智能,后面麦克老师专门跑过去给我们讲了一课,所以抱着学习的心态来的。我来学的话不应该追逐什么周围有一点著名的同学什么的,因为认识了胡海泉,还是谁,觉得自己特牛,因为我觉得我比他们牛。我是根本就不管同学是谁,在中国,在世界上我只要看到适合我上的课或者我愿意去上的课,我都会努力的去上课。所以坦率的说,我到GASA的班里来学习,不是因为文厨跟我关系好。

文厨:更加不是因为周航。

俞敏洪:对,更加不是因为周航。

周航:我觉得俞老师代表了真正的学习精神,就是更纯粹的学。   

俞敏洪:对。我现在特别喜欢进入年轻人班级学习,虽然他们的经历不如我们这样人的人丰富,但是经历要常用常新才丰富。所以周航和文厨对人生的态度对我很有参照性。总而言之需要跟不同人打交道,因为这个世界是跟不同人打交道,吸纳新的知识,丰富自己的经历,最后凝聚成智慧,最后才会打开空间和视野,所以这是我为什么愿意来GASN跟你们交流的原因。

GMIC做的也很好,从开始做的不太正规,到现在依然不太正规。确实不太正规中间也体现了一种活力,体现了一种开放的精神,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尤其今年来了这么多人参加GMIC会的一个重要的原因。谢谢大家。

文厨:这是我们全部同学在硅谷的的大合照。我们今天所有的一切为了“不东”这本书,刚才讲的一切,包括俞老师跟GMIC以及GASA相关故事以后都会出现在“不东”这本书里,不过你现在已经有GMIC的故事在里面。

我们的十年

俞敏洪:我看了一下你写的就是你自己事业当中的成长、心路路程,我觉得写下去还是不错的。  

文厨:我们今天把“不东”这本书中英文版合辑,以这样的方式纪念我们的十年,以及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十年。

说这书可能销售一个亿。我以前没概念,后来我问路金波,说文厨你知道吗,你的书现在定价是43.99,等会儿告诉大家为什么订这个价,说要是卖两百万册才能达到一个亿码洋。所以全中国卖书能卖到一百万以上的人,不会超过一只手。

周航:不止,大概超过两只手,现在流行作家的书一卖就是一百万到二百万。

文厨:说能够卖两百万到三百万册的很罕见。说好像《人类简史》最近做到过。

周航:在全世界应该做到,在中国没有做到。

文厨:我后来发现俞老师可以支持我送两百万册。

俞敏洪:新东方有三百万学员,你给我,我随便送。

文厨:最后我找到了解决办法,就是送是送的太多了,把这本书的价格能够做到品质的保证的基础上最合适的价格,我最后问了出版社,说这本书大概怎么做得30多块钱。

俞敏洪:你给我的话10块钱就给你做出来了,就是自己印盗版,自己卖,干吗非得让出版社再敲诈你一下。这个世界已经互联了,互联就是直截了当,出版社已经都会被消灭掉。人工智能,就是中信这么牛,最后它早晚有一天国家会允许你自己出书,自己卖的。

文厨:我订的33块钱,网上买的都是这个价,我希望它生生不息,我希望有“不东”1,“不东”2,“不东”3,一直出下去。

俞敏洪:这本书如果卖到超过我那本书的地步的话,我请你吃饭。我那本书现在差不多一百万册,叫做《从绝望中寻找希望》。

文厨:我的会员已经帮我认购70多万了。

俞老师还给我建议,说你科学主题的书院的话,最好是无人,无服务员的。

俞敏洪:我觉得这个理想挺好,因为“不东”这本书是想卖的稿费做“不东”书院。这个挺好,这个我可以买一本支持你一下。

文厨:谢谢。今天坚持到这个地方的都是真爱,门口我的书已经准备好了。也再次感谢各位坚持到现在。这是很长的一次为了一本书的发布会。谢谢大家。

声明:景智AI网尊重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稿件皆标注作者和来源;景智AI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景智AI网", 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景智AI网的追责;转载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者补充,有异议可投诉至:mailto:813501038@qq.com

分享: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